猜火车

有一篇文全文上下没开一次车,就这样被和谐了?难不成有人举报我?–?

抱歉

第二次锁文的时候我就说了,会整理出资源给你们。但是这学期先是忙着竞赛申请出国考试,放假了又是租房帮忙各种闲事,一再耽搁。
出国前会整理好的。抱歉。


还有,好久不上微博,今天听基友说匪我思存太太怒怼抄袭,很感动。不看言情好多年,但仍感佩于她的勇气。自己也曾遇到过类似的事,多少心有戚戚。
借太太愿原创盛大辉煌。与君共勉。

《古槐梦遇》

曹子桓对他的弟弟说,贵为天子,富有四海,那里还有余地呢。子建默然。有一天子桓又说,我们从前学的,做皇帝以后好像没什么用处了。子建回答,阿哥客气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






世事无情,乃至于斯。

文史社科类丛书书单。

不知所起但吾往矣:

沽柳:



MMMMM




青栀°:







要不说哦呼:















有花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,说的是书嗯:)感谢所有的分享者!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二十四史全译 http://pan.baidu.com/s/1mgil8AO#path=%252F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历代笔记小说大观 https://pan.baidu.com/share/link?uk=201641933&shareid=2722776501
















历代笔记小说丛书 http://pan.baidu.com/share/link?uk=2231463016&shareid=614321417
















太平广记500卷 http://pan.baidu.com/share/link?uk=2485338590&shareid=1311514613#path=%252F
















山海经 http://pan.baidu.com/share/link?uk=4230489178&shareid=3557762957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文物中国史 http://pan.baidu.com/s/1kUN0atp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魏晋1 http://pan.baidu.com/share/link?uk=3573868708&shareid=1986728406#path=%252F
















魏晋2 http://pan.baidu.com/share/link?uk=3056858099&shareid=4167331464#path=%252F
















魏晋3 http://pan.baidu.com/share/link?uk=1261803239&shareid=3416409058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中国思想家评传丛书 http://pan.baidu.com/share/link?uk=1260562433&shareid=2073215891#path=%252F
















中国古典文学丛书古籍出版社 http://pan.baidu.com/s/1o6OeXEM#path=%252F
















中国古典文学基本丛书中华书局 http://pan.baidu.com/share/link?uk=2369562129&shareid=422561607
















中国历代名著全译丛书 http://pan.baidu.com/share/link?uk=2634358533&shareid=3486209958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大家小书 http://pan.baidu.com/share/link?uk=3138476983&shareid=1764120082
















万有文库 http://pan.baidu.com/share/link?uk=1648806035&shareid=448448191#path=%252F
















蓬莱阁丛书 http://pan.baidu.com/share/link?uk=3156645129&shareid=3733393078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中华书局1 http://pan.baidu.com/share/link?uk=1577182136&shareid=3376947583#path=%252F
















中华书局2 http://pan.baidu.com/share/link?uk=4028595378&shareid=2866357062#path=%252F
















商务印书馆有TXT版 http://pan.baidu.com/share/link?uk=1963459771&shareid=3860569303#path=%252F
















上海古籍出版社 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sepEA#path=%252F
















 
















海外中国研究丛书 https://pan.baidu.com/share/link?uk=3523390771&shareid=1083250457
















海外中国研究丛书2 https://pan.baidu.com/share/link?uk=3809121597&shareid=13454960#path=%252F
















三联哈佛燕京 https://pan.baidu.com/share/link?uk=3963941886&shareid=4056331576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人文科学十万个为什么 http://pan.baidu.com/share/link?uk=371743427&shareid=1123844878#path=%252F
















中华文库 http://pan.baidu.com/share/link?uk=2986804337&shareid=88832583#path=%252F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中西交通史料汇编 http://pan.baidu.com/share/link?uk=1259438467&shareid=4062672788
















中日文化史交流大系 http://pan.baidu.com/share/link?uk=507836185&shareid=2173792562
















讲谈社中国的历史 http://pan.baidu.com/share/link?uk=2819224213&shareid=1346773654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世纪文人系列上海译文 http://pan.baidu.com/share/link?uk=3409070258&shareid=2481785243
















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 https://pan.baidu.com/share/link?uk=775596121&shareid=1876861814
















发现之旅 http://pan.baidu.com/share/link?uk=3241205397&shareid=420940222#path=%252F
















第一推动丛书 http://pan.baidu.com/share/link?uk=3506505562&shareid=1433733480
















哲人石丛书 http://pan.baidu.com/share/link?uk=2818685308&shareid=2675815773
















图说天下 http://pan.baidu.com/s/1i37tAtB#path=%252F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余英时 http://pan.baidu.com/s/1pLvhPN1#path=%252F
















民国大师我还是很认的,不高兴理了。请胖次搜索。












[龙獒]ABO向 如果他们成了父亲·十三

ooc,圈萌,慎入


张继科进ICU的第三天,许昕心疼他,说哥你回家休息休息吧,这儿我们轮着守,科子有啥事立刻叫你。他累到说不出话,只是摇摇头示意他不走,最后硬是被陈玘拖上车——“赶紧回去睡一觉拾掇拾掇,当爸的人了别吓着我侄女。”
失魂落魄到了家已经是晚上。快两个月没怎么回过家了,三两下脱了鞋也无心摆好,摇摇晃晃进了卧室,突然愣了一下。
卧室是黑的。
他拿出手机,摸索着开了床头灯,北地风尘大,两个月功夫,灯罩上积了一层薄灰。他盯着那盏灯,不知不觉眼泪就流了下来。
他怕黑,这些年来,早习惯了那个人为他留灯。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回了家,要独自面对一室黑暗冰冷。
那是他几天以来第一次哭,却是对着一盏孤灯。

很长时间里,他以为女儿遗传了他的胆小怕黑,因为但凡走夜路,她都会主动牵他的手。后来张继科吃醋了,背着马龙问,说你怎么只牵你龙爸,不牵我呢。
女儿说龙爸怕黑,爸爸不怕呀。
张继科闻言愣了一下,说,我还以为是你怕黑。女儿笑起来,说我跟爸爸待在一起都习惯了,怎么会怕黑。
“安安。”他从书房探出头来。“你爸以前挺白的。”
“那有什么用。肖伯伯也不是生下来就没有头发呀。”
“……你肖伯伯可是把你当亲孙女疼呢,安安。”
“不过那也没关系。”她丝毫没注意到两个被她的话噎死的大人,跃跃欲试想给张继科扎小辫儿。“黑了也很帅。”

他知道张继科对女儿叮嘱过。在她出生之前,他就写给她,说你龙爸怕黑怕鬼心思重。你要多陪陪他,实在不行就开着电视让他先睡。没想到那么小的孩子,竟然也能记在心上。

“因为每次,如果是走在亮处,龙爸你走的快的话,就会停下来,等爸爸跟上来。”女儿牵着他,摇摇晃晃走在一旁低矮的独木桥上。“如果是在暗处,就反过来。爸爸会站在原地等你。”


“今天就能出院啦。”张继科捏捏怀里小婴儿的脸。回头看着他举起的手——“你干嘛?”
“击个掌。”
对方有点儿困惑于他突如其来的举动,片刻后还是败给他眼里孩子气的坚持,用空着的那只手和他击了掌,他轻轻握了握张继科的手,好像这样才有实感似的。这个仪式性的动作本来只出现在他们比赛之后,如今马龙却破例在赛场外做了。
你还活着呢。
你还存在着。

“那你和我击下掌。”她看向他。“像你和爸爸击掌一样。”
他笑起来,弯下腰朝她伸出手。不料她却并没有和他击掌,只是走上前亲了他一下。
“击掌是龙爸和爸爸的专利。我就不要了。我去比赛啦。”


他们曾在昏暗的灯光下做爱,亲吻,说话。张继科棱角分明的脸在暗淡光线的晕染下显得柔和模糊,这种时候他总忍不住盯着他出神。
“看什么呢?”
“……没什么。”
你温柔的样子,给我一个人看就够了,十年,一百年。


07年萨格勒布失利的那天晚上,他一个人沿着萨瓦河走了大半夜,直到脚磨起泡。然而那些水泡与他内心深沉剧烈的痛苦相比不值一提。他想奔跑呐喊,张开嘴却哭不出声,只有眼泪簌簌落下来,合着喑哑破碎的音节;再后来他第三次输给王皓,比赛结束时把球拍扔到空中转了几圈又接住,神色漫不经心,心中枯木沉舟。
他还没学会正视生命的苦难与艰辛,先学会了压抑自己的不甘和痛楚。

球迷都说喜欢看他笑,地主家傻儿子,仰起头笑出后槽牙,又甜又萌。输球之后的聚餐他也参加,照样笑的一派真诚,一口一个恭喜。有人给他递了啤酒,坐在他旁边的张继科下意识替他挡,他却笑说没事儿,拉开拉扣一口灌下去,低下头半天没出声儿。
给他递酒的小将担心,问龙队没事儿吧。
张继科不动声色侧过身替他挡住别人的视线。“你龙哥酒量不行,一罐儿就喝多了。”
他在全世界面前笑地肆无忌惮,却只在几个人面前哭到静默无声。


他年少离家打球,之后那么多年里,或比赛或训练,最忙的时候,一年只回家一天。母亲笑着迎他进门,流泪目送他离去。他想安慰她,却觉得言语都苍白无力,只好挤出一个笑容说我好着呢妈别担心我,完了夺门而逃,再不敢回头看她。坐上火车他看见月台上一对相拥惜别的恋人,冬夜里青色的灯光冷且黯淡,依然照亮他们脸上滚烫的不舍
——风雪夜归人。
然而归客都是别人,他只是个离人。那么多年,他快忘了家是什么。

后来家在他脑海里一点点变得具体清晰——一盏床头灯,一道拍黄瓜,两双并列放置的拖鞋,两条挂在一处的毛巾,两只并肩而立的牙刷……一开始是一个人,后来是一大一小牵着手。

他出差了,女儿每天给他打电话,不厌其烦地问他,龙爸什么时候回家呀,我想你了。过一会儿又小声补充,说爸爸也想你了,他不好意思说。
回家那一天已经很晚了,他打开门,却发现电视还开着。女儿趴在张继科腿上睡着了。他有些意外,又怕吵醒女儿,只好轻声问张继科怎么还不睡。张继科打个哈欠,说女儿嚷嚷要等龙爸回家,怎么哄都不睡。正说话间她醒了,揉着眼睛盯着他看了几秒,突然小炮弹一样跳进他怀里——“你回来啦!”
他还没来得及感动,她却已经从自己怀里跳下来,跑去翻行李箱了。
“给我们带礼物了吗?”
“小丫头。”他无奈。“当然带了。”


“等等你龙爸。”他听见张继科对女儿说。“他怕黑。”

他快步走上去,笑着牵起女儿另一只手。
他早就不怕黑了。

光辉岁月


那会儿他们上初中,周六重点班晚上还补课,九点下课,马龙会留下自习到十点半,往往这个时候二号楼的门就锁了,剩下的人要想回宿舍,得走连着的3号楼出。

3号楼是老楼,楼道狭长,黑灯瞎火,就走廊尽头的厕所,飘摇闪着昏暗的星点黄光,不仅照不了明,反添恐怖气氛。厕所里的旧木门被风吹的吱呀作响,总让人联想到木门上是不是扒着一只惨白的手……

每次一个人走过3号楼长廊时,马龙都不敢回头。他是插班生,跟班上同学也都不熟,面皮又薄,拉不下脸央别人一起走。只好自己担惊受怕。

那天晚上他走了两步,发现走廊尽头竟然立着个人。他当即吓得手脚僵硬动弹不得,直到那个影子一步步走进了,才看清竟然是张继科。

“……继科儿?”
对方应了一声走上来。“今晚训练,我好像把护膝拉桌兜了,回来找。”黑暗的走廊里,他有点儿含混的声音格外让马龙安心。“你看见没?
“没……没有。”他努力调整,希望自己说话声平稳如常。“帮你收拾的时候都放你包里了。”
“那就算了。”张继科说。“没准儿落更衣室了。不找了。走吧。”

后来他才知道,足球队周六晚上从不训练。不过那个时候,他们已经习惯了每个周六,在狭长漆黑的走廊尽头等待对方。

驱散我所有恐惧的,不外是黑暗中你的身影,和漫不经心的一回首。

[龙獒]如果他们成了父亲(十二) ABO向

ooc,圈萌,慎入
有感而生,胡言乱语

Nor Time, nor Place, nor Chance, nor Death can bow.
时间、场所、际遇、死亡都无法让我屈服。

——Francis Quaries

一·
她从小就不能理解,文艺之心不死的体坛诗人张继科,怎么偏偏给自己的女儿起了个这么普通的名字。立意不高远,印象不惊艳。上小学报道第一天,她就发现两个跟自己同名的。放学马龙来接她,她忍不住小声嘀咕
“当初爸爸为什么给我起这么平凡一个名字啊?一点儿也不洋气,土土的。”
马龙被她逗乐,“其实当初你爸翻遍唐诗宋词朦胧诗,给你准备了一张纸的名字,个个不同凡响。我开玩笑说叫依琳最好,他还怼我。到最后才给你选了这个。”
“那为什么选这个啊?”她更不解了。“不是有那么多吗?”
马龙收敛笑容沉默了一会儿,转过头垂眼看她脖子上玉佩的系绳。“知道他为什么把自己的坠子给你吗?”
她低下头,伸手把玉佩掏出来攥在手心。“……知道。”
把他的运气都给我。
“一样的。”马龙伸出手摸摸她的头。“那会儿哪儿还顾得上那么多,你能活下来,幼年安稳,平安顺遂,就够了。至于那些美好的愿景殷切的期盼,对他来说,和你能活下来相比,都不值一提。”
幼安,看似普通的名字,隐藏着一个骄傲如斯的男人曾经那样卑微的期待和深沉的心意。长大以后她才明白,看似平凡的东西,背后却往往有不凡的故事。

二·
“我觉得爸爸心情不好。”电话那头年幼的女儿小声跟他讲。
“怎么了?”
“我觉得是因为去医院的时候。”
……孩子的复查不是一切正常吗?马龙犹疑,只好先柔声问女儿。“安安为什么这么觉得?”
“……不知道。但是今天在医院的时候,我和爸爸走的时候下错电梯了,走到了5层。那一层也有小朋友。”
“然后,就有一个小朋友出来了。他是被从一扇门里推出来的,他的妈妈扑在他身上。”她顿了顿。“她没有哭,但是我觉得她很伤心很伤心,她嘴巴一直动,但是发不出声。”
“当时爸爸突然伸手,把我眼睛捂住了,跟我说,'别看',然后就把我抱起来往外面走了。他当时把我抱得特别紧,我跟他说我自己走,他不理我,也没有坐电梯,直接从楼梯就下到1楼了。回家的路上他还发呆,绿灯亮了都不知道。”年幼的女儿忧心忡忡。“龙爸,爸爸怎么了?是不是我又惹他生气了?”
“……不是。”他低声说,“不是你的错。晚上回去我跟他说。你好好吃饭不要挑食。”
“我把肉留给龙爸好不好?”
……这小丫头。“不行。也不许给你爸夹,自己吃掉。”
她叹一口气,乖乖挂了电话。

晚上她睡不着,爬起来跑到父亲们卧室门前,正想敲门,听见里面传来低低的说话声
“别瞎想了。不会那样的。安安不是好好的吗现在。”
“……”
“你这样儿都把孩子吓着了。她连那是怎么一回事儿都不清楚,以为你是跟她生气。”
“……你说当年我妈……是不是也是那样?我知道她那会儿在我面前是装的。”
“……这还用问吗?你都那样了。你爸见了你转角拐进厕所手抖得烟都点不上,他俩真的……在你面前比谁都坚强。”
“我妈哭了吧?”
“……嗯。”

“这个是你百天时照的。”张母把她放在自己膝头,指着照片。“安安那时候真小啊,是不是?”
她看着照片,好奇,“为什么龙爸和其他人都是站着,只有爸爸坐着呀?”
张母的笑容凝固了一瞬,盯着照片沉默半天才说,“龙龙那会儿站不起来了。”
“……爸爸站不起来?”
“安安啊。”张母看着她的眼睛,“你爸爸不让我们告诉你……他本来腰上就有伤,那么多年又打针又折腾……你出生的时候,他差点儿就……差点再也站不起来了……”
她伸手,急忙去抹张母脸上的泪。“别哭。不哭。爸爸知道了要伤心的。”小孩子听不明白张母话中的深意,却看得清楚老人眼底的悲伤,想安慰又不知道该说什么,急的只好不停用手去擦张母的泪
张母止了哭,抓着她的手贴着脸,哽咽说乖孩子,世上别人再怎么说他,只有你不能说,知道吗。他为了你,受了太多罪了。
她不知道为什么也感到鼻酸,点点头。“我会保护爸爸的。我跟龙爸说好了,我们俩对爸爸好。”

她是后来才知道奶奶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——彼时她还太小,不理解大人们对于死亡如何讳莫如深,而她更不知道,自己从出生起,它曾一度如影随形。
她出生的时候,张继科一度危殆,硬是从死亡线上爬了回来,代价是在她半岁之前,他都无法自如地跑动行走;她自己出生五天脑出血,被查出肿瘤,虽然手术成功,但在六岁之前,她不得不一直接受复查,为此马龙和张继科终日承受着煎熬——就像黑暗之中守着一直烛心飘摇的蜡烛,提心吊胆,唯恐一点风吹草动,就会熄灭她脆弱的生命之火……她想起医院里张继科抱紧她的那双手,张母凝视照片时的眼泪,照片中马龙憔悴疲惫的脸,突然感到一种与年龄不符的悲哀和向四肢扩散的寒意。
原来这就是死亡。毫不浪漫,没有温度。无论文学作品或宗教信仰如何美化它以期驱散我们的恐惧,都无法掩盖它将我们永远分开的事实——死亡无法让我屈服。瞎说。她想。那你肯定没有经历过死亡。

知道那些沉重过往的那一天,她因为比赛受伤不听话,和张继科顶了嘴。那时她太激动,说出口了才发现那话多伤人。然而后悔无用。张继科一向溺爱她,一路却再没和她说过一句话。
那些事都是马龙告诉她的。她听着他平静地叙述那些往事,无法想象他是怎么扛过那段日子。
张继科对她总是脾气去的很快,当天她道了歉,他们就和好了,但那天晚上,她一夜没睡着。第二天是周末,张继科却要出差,马龙给她下西红柿鸡蛋面,她吃了一口,眼泪唰唰就下来了。
马龙被她的反应吓了一跳,说我是不太做饭,真有那么难吃?
她说没,挑起面就往嘴里塞,直塞的鼓鼓的,说太好吃了,我是因为好吃才哭的。
马龙更慌了,赶紧拿过筷子来尝。吃了一口,发现自己把糖当盐放了。
女儿最不喜欢吃甜。
他放下筷子,在心里轻轻叹一口气——她骨子里还是像他而不是张继科,有了心事也不说出来。
“安安。”他揽过女儿肩头。“别哭了。你爸真不在意,他心脏大。今早出门还叮嘱我,让我别再因为昨天的事儿说你。”
“就是因为这样才难受啊。”她咧开嘴哭得形象全无,整个一丑孩子。“爸爸总是这样傻,我两句甜言蜜语,掉几滴眼泪就原谅我了。生气。生自己的气。”
马龙笑起来,擦她的眼泪。“他对自己在乎的人都一样。没有原则,乐得装傻。”


“……是我不孝。”
母亲有些错愕地抬头。“你这孩子,瞎说什么呢?”随即伸手把他往厨房外赶。“快走快走,我要做饭了。待会儿饿着我宝贝孙女儿。陪你爸下会儿棋去,你看他把小马为难的。”
他无奈,只好转身往外走。临出门了,母亲突然叫住他。
“龙龙。”
“嗯?”
“……没事儿。”母亲笑了笑。“去吧。陪陪你爸。”


时间,场所,际遇,死亡都无法让你屈服。
只有爱,让你屈服。

文中提到的那次争执,就是(七)?里提到的那一次,安安比赛摔断手。
写这一篇原因很多…我希望跟一个人道歉。但如果从头再来,我可能还是会做一样的事。

我经历过死亡,它改变了我最好朋友的人生。我亲眼目睹过毫无希望却依然负隅顽抗……我不知道说什么。我自私又懦弱,我不想承担这样一份来自陌生人的无助和伤痛。
我是这样一个悲观又糟糕的人。
对不起。

【龙獒】濡沫(下)

本系列完结篇,《猎猪》并附

ooc,雷,圈地自萌,慎入

片段,无逻辑

隐昕博。设定为芒果是昕博孩子

我从来都无法得知,人们是究竟为什么会爱上另一个人,我猜也许我们的心上都有一个缺口,它是个空洞,呼呼的往灵魂里灌着刺骨的寒风,所以我们急切的需要一个正好形状的心来填上它,就算你是太阳一样完美的正圆形,可是我心里的缺口,或许却恰恰是个歪歪扭扭的锯齿形,所以你填不了。
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毛姆《面纱》

“哥你变了。”从赛场出来,许昕突然对他说。

“因为我怼了记者了?”

“不是。”许昕回的利索。“我也说不上来……觉得你有点儿像科子了。”

马龙面对媒体一向温和谨慎。他自己都没想过,仅有的两次怼了记者,竟然是为了张继科。

第一次是女儿还不会说话的时候,张继科抱着她看了人生中第一场乒乓球赛,主角当然是马龙。那次比赛电视转播频频插入看台上张继科的画面,摄像头也拉的很近,想来八卦是下至市井小民上至官方媒体共同的兴趣;台湾的解说则更活泼直接,索性打赌马龙这次会不会紧张——毕竟当了父亲以后第一次被女儿现场观战,输了的话可能有损人父威严。

他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了,断不至于因为爱人孩子到场就失了分寸。有趣的是但凡马龙失误,在场众人没人看他本人,视线都转向看台上的张继科;张继科倒是一点儿不紧张,只低下头跟怀里的女儿讲哎呀你龙爸丢球儿了,摄像头再拉近点儿,发现这人竟然是笑着的,解说都忍不住吐槽这可真是心大。可惜怀里的小姑娘被帽子遮着半张脸,拍不到什么反应。

比赛结束以后马龙惯例接受采访,提问提着提着就跑偏了,问起了龙队的家庭生活。他心情不错,平常对此只字不谈,这次难得答了几句。不知道是不是因此开了口子,后面的提问画风也歪了起来。马龙心道不好,正想摆出官方面孔脱身,但为时已晚。只见那记者语调一变

“今天张继科也来到现场了。众所周知,这是他退役以后第一次出现在赛场上。那么现在就有疑问,说他退役可能并不是身体原因……更多可能是近两年来,尤其是有了家庭以后缺乏动力,您怎么看?您觉得是吗?家庭生活消解了他的职业激情?”

他没有看记者,沉默了半天。等对方察觉到他的怒意时,为时已晚。

“我不知道这种传言是从哪儿来的。”他抬头,眼里有让人生畏的寒意。“继科儿的伤病里约的时候应该都了解了,他能再坚持这么些年,除了热爱和责任感,我想不出其他理由。你说到家庭原因,我不知道这个怎么理解,但半年前他差点儿站不起来是真的,因为孩子。我觉得他尽力了,他没有对不起任何人。虽然就我个人而言,他不在场上,确实很不习惯。但是他退役了,我还在,我替他打下去。”

第二次他觉得那不算怼,但是视频却在网上火了,说是“奶龙生气啦男友力MAX爷们儿爆了”之类的,搞得他哭笑不得;起因是张继科推迟女队赴任的消息传出以后,有记者问到,口气不善措辞尖锐,暗指张继科其实是因为瞧不上眼教练工作才推拒的。马龙那会儿也是火了,拉下脸就说如果我是你,我会多了解一些情况再质疑他的决定;后来还是小队员玩直播说漏嘴,说是真的,龙队的小孩儿身体太差根本离不了人。马龙原以为会迎来铺天盖地的指责,没想到网友们多数都表示了理解——张继科已经退役了,回不回来是他自己的选择,这种私事其他人没资格指手画脚;也有不少网友听说了孩子的情况直呼心疼,觉得他俩不容易。

“社会真是进步了。”秦指叹口气拍拍他的肩。“你看看以前郎平还有刘翔给人骂的。现在真是,运动员也能拥有自己的生活和选择了。”

马龙以运动员身份最后一次捧起斯韦思林杯时,抬起手用无名指抵着双唇*,摄像机敏锐捕捉到了他口型的开合,全世界的目光聚焦在这个双眼泛红的男人身上,那时候连主播都在猜,马龙说的是什么

“爸爸知道龙爸说的什么吗?”站在电视机前的女儿回过头问他。

“……知道。”

竹马成双,并肩成王。

一个人的生涯终结,两个人的传奇落幕。

他俩很少吵架,但离了赛场抛下冠军光环,面对柴米油盐,谁都免不了俗。

有了孩子以后第一次吵架——其实根本没吵起来,两个人都及时收了声,但是之后几天,家里气氛还是冷了不少。年幼的女儿意识到了,挖空心思让两个一把年纪了还别扭的爹和好。

比如她会先问马龙,龙爸吃柚子吗。马龙说吃,然后她就会跑去张继科,说爸爸,我想吃柚子。

张继科给她剥好,她拿着屁颠屁颠跑过去

“龙爸吃柚子了,爸爸给你刨的。”

又比如张继科晚上带她出去夜宿,临睡前她给马龙打电话,说了好多,末了说龙爸要注意身体,按时吃饭,小心肩膀。

马龙正奇怪这平时讲电话只听不说的小孩儿怎么今天画风突变,谁知她突然说“刚才那都是爸爸让我说的,他现在就在我旁边坐着呢——哎呀,我说真话你就瞪我。你要不要和龙爸讲话?不要吗?讲一下嘛。”

马龙隔着电话,都能想象那双耳朵有多红。

女儿才两岁的时候,就会自觉先给马龙夹菜,而且一般夹得都是肉,马龙受宠若惊。事后他不无得意向张继科提起此事,没想到张继科不但不吃醋,还笑了起来

“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她不喜欢吃肉,才给你夹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第二天看着黏在一起玩闹的一大一小,马龙终于发作了。他趁张继科接电话把女儿抱起来,问她,“龙爸对你不好吗?”

孩子点头,“好。”

“那你今晚要谁陪你玩?”

“爸爸!”

女儿很乖,出了名的那种。他和张继科也属于公众人物,时间久了就有娱乐节目找上门,说想让孩子参加娱乐类亲子节目。他推说自己和张继科都忙,没有时间。次数多了,他也索性把话说开了

“我不希望孩子上任何真人秀和节目。她还太小了,没有强大到任凭那么多人围观评价自己的生活。至于继科儿,你不用问他了,他那么嘚瑟的人连晒娃都能忍住,你觉得他会忍心孩子上电视被挂网上吗?”

自从听说了“封闭针”这回事以后,小孩儿好像对此产生了误解,觉得他俩只要打针肯定就是打封闭。自己打针都不哭的小孩儿,看到张继科打点滴,眼泪刷刷就下来了,跑过去揪住护士衣角

“姐姐给我打吧,不要给我爸爸打。他打针打得太多了。”

张继科在一旁挂水,看她那伤心样子心疼又想笑,站起来叫她差点儿跑针。还好护士耐心跟她解释了一通,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懂,含着泪懵懵懂懂回来了,张继科还没开口,她先盯着他的手,小心翼翼问

“疼吗?”

“不疼。过来宝贝儿。”

女儿蹭过去,却是对着他的手吹了半天。“爸爸要坚强,不疼的。”

“你为什么不留长头发啊?留长的话,爸爸可以每天早上给你扎辫子。”

“不要。”孩子无情的拒绝了他。“我觉得妹妹头很好,早上起来都不用梳,抖几下就好了。”

“……你可是个女孩子啊怎么这么懒。让你龙爸知道你这么放荡不羁不知道啥反应。”

“爸爸就不放荡不羁了。”她不高兴了。“我回青岛可是看见了,爸爸床头的照片,戴墨镜那张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幸福的家庭是由视而不见的爸爸和充耳不闻的女儿构成的。*”她沓上鞋回过头亲他一口。“你就不要嫌弃我懒了。”

等张继科回过神来,她已经穿着两只不一样颜色的袜子,开心地出门了。

“……算了。你高兴就好。”

十一

“张叔说了,安安不嫁人,将来就陪着他和马叔。”芒果侧过头看老爸。“爸,将来要是我结婚了,你是什么反应?”

“你结婚?”许昕头都没抬。“那我得给人家送块儿匾。”

“百年好合?”

“为民除害。”

十二

“我爹和你爹什么差距?”芒果冷笑一声把手机丢过来。“你看看我俩聊天记录就知道了。”

我:爹,在不在不

老方:不在

我:不要钱

老方:在

十三

张继科骨子里是看不起娱乐圈的,更不要说娱乐版,他看都不会看。是以当娱记拿着马龙出席活动被一个女O揩油的照片拿给他看并追问感想时,毫无悬念被他怼了个体无完肤。

“我认识马龙超过半辈子了,他是什么样人我比你清楚。”他不耐烦。“别拿你们那一套来意淫或判断我俩的关系,你们懂不了。”

晚上马龙回了家,女儿睡了,张继科正在客厅坐着看球赛。他想自己最好还是先解释几句拿出态度,没想到张继科没事儿人似的

“我知道照片是P的”

“你看出来的?”

“没。但是我知道你喜欢的不是那一型儿。”

“……我喜欢哪一型儿?”

张继科站起身,昏暗的灯光下慢条斯理一颗颗解开衬衣扣子。

“你喜欢我这样儿的。”

十四

在知道性别分化这回事之前,天真单纯的年纪,张继科怀抱的关于马龙的鸿鹄之志只有一个:比你聪明比你强;在接触了性别分化这回事以后,他的志向就改了——干了马龙。这是张继科曾经心中的凌云壮志。当然,这句话怎么理解,因人而异。

不幸的是,多年以后他的女儿在他当年的训练日记里看到了这句话。天真的小朋友并不理解其中的色情意味,只把它当做单纯的励志宣言,于是在周末一家三口坐在电视机前观赛时,喊出了“干了××”的口号。

小朋友清晰地感受到了在自己话音落下的那一刻气氛瞬间凝固。马龙有些僵硬地回过头看她,极尽全力挤出一个和蔼的笑容

“安安,刚才那话,谁给你教的啊?”

“爸爸训练日记上写的啊。”她没看到张继科剧烈变化的脸色,“干了马龙。”

“……”马龙抬头不动声色扫了一眼张继科,摸摸女儿的脑袋。“安安,这种话,以后就不要说了,容易引起误会。”

女儿似懂非懂,懵懂点头。

当夜

“说。咱俩谁干谁。”

十五

一家三口看钢铁侠,张继科突然说,我觉得钢铁侠还挺像我的。

自恋。马龙正准备开口怼他,女儿却突然说,不像。

“钢铁侠看起来放浪不羁,骨子里情深不寿。”她慢吞吞说,“爸爸放浪不羁脱脱衣服就好了。不要情深不寿。”

十六

“那爸爸过去接你?”他远远坐在看台上,装作自己不在场。

“别来。我输了,输得可难看。”

“那行吧。你自己坐车回来,注意安全。”

挂了电话她默默收起球拍,走出体育馆那一刻,眼泪还是掉下来了。她没坐地铁,一个人竟然就那样走回了家。

并不知道她有个男人,默默开着车在她身后跟了一路。

十七

“我知道为什么刚才那个姐姐说你们是灵魂相认。”年幼的女儿趴在他背上小声说。“因为爸爸心里的洞,是龙爸形状的。”

马龙听到她的话,不自觉放慢脚步。

“龙爸?”女儿轻轻叫他。“怎么啦?”

“……没事儿。”

我也一样。

如果岁月在我的心上风化剥蚀出一个洞,那只能是你轮廓的剪影。除了你,其他的任何太阳钻石完美几何图形,通通嵌不进去。

注:以下内容为《猎猪》相关,慎入

“我仔细想过了。我觉得我对学长……确实没有那种感觉。”她不去看少年脸上的失望神色。“况且,我真的没有学长想的那么好,我毛病挺多的。我爸爸……他俩很溺爱我。我到现在连柚子石榴都刨不好,因为在家里我自己很少动手刨。我生活自理能力也不行,很多事情都是出国夏令营的时候,芒果教给我的。”

“昨天芒果问我喜欢学长吗,老实说我自己也不知道。但如果以我爸爸他俩的感情作为标准来判断,那肯定就谈不上喜欢了。”她笑起来。“可能我的观念确实比较奇怪吧。我老觉得爱人之间应该就是他俩那样的,有种默契。很多事儿都不用说,一个眼神儿就明白对方想什么。不过现在我发现,他们这种才是罕见到万里挑一。毕竟很少有一起长大又一起工作的吧。”

“笔记我还给学长了。谢谢你借我笔记,还打电话给我讲题。真的很感谢。但是从今天起,我不会再和学长打电话了。”她微鞠一躬,抱着书包头也不回走了出去。

街角停着那辆熟悉的车,她拉开门上去,马龙看着她

“处理好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回去跟你爸好好说,他也是担心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马龙叹口气,伸手摸摸她的头。“别生他气了。”他看看女儿。“他对身边人保护欲强你又不是不知道,更何况他心里愧疚。在他心里,你还是刚生下来那样子,气息奄奄的一小只,伸出手握不住他一只指头。从那时候起他就下定决心,要保护你一辈子。”

“……我知道。”女儿红了眼睛。“我不会稀里糊涂谈恋爱的。都怪你们。你们俩这种缘分太稀缺了,指望不上了。'THE ONE'……你们起点这么高,以后我看得上眼哪种感情啊。”

*婚戒一般戴在无名指上……吧

*蒙田,原作为:完美的婚姻是由视而不见的妻子和充耳不闻的丈夫构成的。

到此为止,“父亲”系列就完结了。暂时没有再开坑或续写的打算,感谢诸位妹子的支持和鼓励。江湖辽远,有缘再见

【龙獒】濡沫(中)

ooc,圈地自萌,慎入

本来说好这章甜回来……发现难度有点儿大。过渡章,情结无聊生硬,慎入。下一章保证甜。

心情抑郁,自己都看不下去了

“你还跟人动手?”张继科口气不善,手上却小心翼翼给孩子胳膊上缠纱布。“上次怎么跟你说的?亏吃的还不够?”

“又不是只有我。”一向乖顺的女儿难得回嘴了。“龙爸不也为了爸爸怼了记者了吗?”

他竟然被她问住。“……不是一回事儿。你龙爸跟人家动手了吗?”

“就是一回事。”孩子把手抽出来,红了眼眶。“龙爸说了,说他可以,说你不行。我也一样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们在青岛只呆了两天就要归队,临行前,张母背着张继科偷偷叫住他。

“小马。”她态度温和有礼。“耽搁你几分钟方便吗?阿姨有话想跟你说。”

他多少有些心虚,但既然理亏的是自己,张母心有微词实在再正常不过,做好挨骂的心理准备跟了上去。

“其实这话我也是考虑了很久。”张母显得很谨慎,沉默了才一会儿才开口,边说边斟酌措辞。“很多事儿孩子自己拿了主意了,当父母的就不该再多干涉。但是我毕竟还是放心不下,想多嘴几句,没有别的意思,你别往心里去啊。”

"龙龙这孩子……我虽然是他妈妈,但他从小家里就都是他爸在拿主意,我听他爸的,所以即使小时候发烧到38.6,他爸爸让他练发球,我再舍不得,也就是看着他练;后来他早早出去打球了,报喜不报忧,什么事儿都自己扛。这么多年,我这个当妈的,其实并没有尽过多少母亲的义务,跟站在门边儿上的人差不多。"

“他……这孩子从小就嘴硬心软,外人看来他只顾自己,其实不是。当年他爸爸也就随口一说,说你将来要给爸妈买大房子买车,没想到他默默记了这么多年,如今这房子,车,家里值钱点儿的摆件儿,都是他购置的。他心眼儿死,认准了的人,掏心掏肺对你好,偏偏又别扭,什么都不说,没想过有时候这种方式别人未必能接受……两个人在一起要彼此担待,他要是做了什么你让你不高兴的事……小马。”张母语带哭腔,攥住他的手。“阿姨就拜托你一件事儿,跟他好好儿的,啊?他这么多年,吃了太多苦了。”

他看着那个女人红着的眼眶和眼底的期盼,觉得喉咙发紧,愧疚心酸之际只能用自己的手包住她的手,轻声说您放心。

那个时候他以为他听懂了张母的话了。后来才明白,他只看到她眼底的期盼,却没读懂她神色中的乞求和担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你和科子和好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厉害了我的哥。你都干啥了?”

“……也没干啥。就是陪他去给他姥姥上了个坟,发发呆,踢了场球。”

“……你逗我呢。他爸妈还让你进家门?”

“他爸在济南呢,回不来,要不然我真进不了他家门。”

“那你跟科子都说啥了?”

“没说啥。”

“你不想说算了。反正和好了就行。你俩回来了我请客。够兄弟吧。”许昕顿了顿。“讲真,哥,知道我一直怎么想你俩吗?”

“……黑白双煞?”

“这可不是我说的啊。”许昕笑起来。“我一直觉得,你俩不在一起,简直伤天害理。”

“……谢谢。”他也笑起来。“知道我怎么想你和方博吗?”

“双贱合璧。你俩不论什么时候在一起,都是相贱恨晚。”

“靠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喝多了,又热又燥,心好像快要跳出来。回头去看身边坐着的张继科,对方面色如常,开啤酒罐的动作行云流水。

白天他俩给姥姥扫墓回来,张母不在。他陪张继科发了半天呆,太阳下山时马龙出门买了一打啤酒回来。他总觉得这会儿的张继科不太对。也许是因为自己醉了,他觉得此时的张继科好像探照灯下的石英岩,那些坚硬外表下的沟壑裂纹通通暴露眼前。他想这很正常,这个人在一年以来经历了持续低谷,亲人离世……如果跟自己掰了能算得上一件伤心事那就加上吧。

还有那个孩子,他俩连面都没见上的孩子。

一年以来发生这么多,铁打的硬汉张继科也终于累了。活着的时候,谁还没有产生过死在某人怀里的软弱想法……而他是仅有的几个见识过张继科软弱的人之一。不知道算不算一种幸运?

酒壮怂人胆。胡思乱想半天后他刚下手中的酒瓶,舔舔唇,好像这样就能让自己说话流畅似的。“继科儿。”

对方回过头看他。

“我们和好吧。”

张继科没说话,只是静静看着他,一双眼睛里既无惊喜意外也无愤怒不屑,他却觉得被注视的无所遁形。

“我不该喝了酒跟你说这话……”马龙试图找回脑子。“是个人都会觉得这是喝多了耍流氓。但是我没醉。”

“我知道。你醉了大舌头。”

马龙觉得自己刚壮起来那点儿怂胆就像气球,被这人一句话扎地漏气了。他有点儿恼怒,正想说点儿什么来挽回颜面,张继科却冷不丁张口

“你未婚妻呢?”

“我没有未婚妻。”马龙下意识脱口而出,才反应过来对方刚才可能是有心岔开话题——被突然提不相干的问题时人会下意识说真心话。他愿意接受这样的意淫,因为他需要勇气继续。“她不是我未婚妻。我妈介绍的熟人,推脱不了。”

张继科看着他,没说话。

“真的。”

“龙。”张继科的口气带笑。“知道我为什么那天替你结账吗?你有跟她结婚的念头。我看出来了。”

“……所以你就当提前送了份子钱了?”事已至此,藏着掖着也没什么用。既然两个人已经走到这一步,不如把话说开算了。于是他站起来,走到张继科面前坐下。

“我有过随便找个人结婚的想法。”他不避讳对方的目光。心想就这样破罐子破摔。“在咱俩分开以后。”

“你知道我。这么多年来咱俩的矛盾不和,归根结底是咱俩骨子里,我现实你理想,我优柔你直接。”

“我真的想过,再喜欢又能怎么样呢。我没有信心我们适合一起生活。人生八苦在球场上已经领教够了,柴米油盐才是作死大宗。找一个不懂自己但是受得了自己的人好像更省心。只要没什么大毛病又听我的话,怎么样不是一辈子。”

“如果不是你。”他顿了顿。“那是谁都无所谓。”

“……那你现在不那么想了?”

“不了。”他说。“我觉得我好像一开始就搞错了。咱俩在一起小半辈子了,同吃同住同训练,彼此的毛病摸得一清二楚都还能搞在一起,如果咱俩都不适合一起生活,还有谁能和我过得下去。”

“继科儿。”他抿抿嘴,觉得接下来说的话绝对是酒精作用下的破廉耻。“除了你,我不可能再花十几年的时间,习惯和另一个人一起生活了。如果不是你,是谁都不行。”

不可能再有那么长的时间让我和另一个人彼此靠近,那么大的勇气去笨拙试探,那么多的耐心去相互磨合

再也没有那样一个人了。也再也没有那样一个自己,那样漫长又短暂的小半生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你干嘛呢?”张继科口气不善。张母不在,他俩晚上来了一次,他才迷迷瞪瞪睡着,就被马龙手机屏幕亮了眼睛。

“给你转账。”

“你有病啊。”他伸手抢马龙手机。“能不能明早再说。”

“你废话“。马龙灵敏躲开,手指上下纷飞输密码“那是我和别人结婚的份子钱。想想就闹心。”

张继科折腾这几下清醒不少。看着他转完了钱锁了屏躺下,索性问他,“你知道掏钱时我心里想什么?”

“我知道。”马龙凑过来吻他一下。黑暗中他的眼睛亮亮的,像是偷吃得逞的小孩子一样狡黠快乐。“我也一样。”

你要是和别人结婚了,叫谁都别他妈叫我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你说她这一手都是跟谁学的?”马龙握住女儿没打针的那只手,小心翼翼拨开她嘴边的头发。孩子睡着了,被他碰到脸的时候下意识哼唧几声。

“还能有谁?”张继科笑着把削好的苹果递他嘴边儿。“你呗。生气不服了不跟你直说,变着法儿折腾自己让你心疼。”

……说好了黑历史不要再提了。他就着张继科的手啃苹果,“那你还不就是受得了我那股作劲儿。”

洁癖张拍拍手。“岂止是我,秦指昕儿也被你折腾美了。不过自从有了闺女我觉得你好多了。可喜可贺,奶龙长大了。还要吗?”

“……不了。”

我不是不想作,是不敢作了。

生离死别面前,曾经所有被偏爱的任性和愚蠢的骄傲都变成冰冷的讽刺,它们环绕着他,嘲笑他的不懂珍惜和恃宠行凶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马龙曾经以为自己鼓起勇气正视自己的内心就够了,他们也和好了,后来才发现自己想的太理所当然。

在一段感情里,很可能你的付出是恒定的。如果该付出的时候你做的不够,那么在分开的时候你就得付出很多了。

让他明白这一点的,是可能永远失去张继科的恐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明明以前商量好的。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铁了心。”他忍无可忍。“我他妈一开始没想过要孩子。”

话音刚落他就后悔了,连忙说对不起。他看着张继科极速变得难看的脸色,想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担心你,但是张继科摆摆了手拦住他所有的话。“我知道。”他说。“我想歇会儿。”说完他抬起头,用眼神示意自己出去。

马龙怕自己再多说反而刺激他,出了病房却不敢走远,只好坐在不远处发呆。他恨自己面对亲近的人总是口不择言,可是这么多年,从来没有真正改过。那天晚上他一夜没睡,琢磨着明天怎么缓和僵局。结果第二天,张继科进了手术室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陈玘支走了许昕他们,留下陪他。“龙仔。”他把手搭在他肩上。“不是你的错。”

他抬眼看向陈玘,终于能毫无顾忌地流露心底的恐惧和软弱。“哥。“他哭着叫他。“如果他有事儿,我就是最不是东西的那个你知道吗。‘’

“都这时候了我还跟他吵架。你说我是不是有病。他什么都给我了。我还跟他争个什么劲。”

“龙仔……”

“我欠他太多了。从小,听话懂事全给了外人,偏偏面对他,师父,你们,耍赖使性子,毛病死多。我总是自欺欺人说是因为亲近。其实不是,我他妈不就仗着你们喜欢我吗?你说世上怎么有我这种傻逼,好颜色全给外人,坏脾气都留给体己人。”

“他脾气那么大一个人,真火了谁不敢怼。可每次我俩吵架,他总是先收声儿那个。不是因为他性子闷,也不是因为他说不过我,他是不愿意出口伤我心。比赛他赢了我,人家采访他问他什么感受,他说我赢了,马龙最痛。”

“龙仔——”

他打断陈玘,“哥。我心里难受”

如果当初把如今用来后悔难过的功夫当初都用来对他好,现在会不会是皆大欢喜的结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知道你这叫什么?”他点点女儿额头。“有恃无恐,知道吗?”

女儿不吱声,低着头不看他。

他叹一口气蹲下身,用手把住她的肩,让她看着自己。

“安安,如果你对我们的做法不服气,或者不满意,你可以好好跟我们说,我们可以商量。但是你不能像这次这样,让你在屋里站半小时,你跑到阳台吹着风站一小时,完了半夜发烧,自己受罪我们操心。你不能通过惩罚自己来惩罚我们,知道吗?”

“你还小,不明白有时候拿着刀子划的是自己,血肉淋漓的却是别人。等你有一天明白了,可能后悔就来不及了。我不希望你有那一天。”他摸摸她的头,把刚买的蛋糕塞到她手里。“晚上拿着蛋糕,跟爸爸道歉,好吗?别说我买的。”

孩子点点头。他站起来,牵起她的手,“不过有一点我觉得你做的比我好。”

女儿不解,用眼神问他是什么。

“你对身边的人很好。很有耐心。”不像我。

“可龙爸不也是吗?”孩子疑惑。

“以前不是。”

“不懂。”她晃晃手,示意马龙低头。马龙刚低下身,她就把面包拆好包装,带肉松的塞进他嘴里。

“龙爸要多吃肉。整天陪我和爸爸吃素,感觉龙爸脸色差的要变成植物人了。你不要说话,先咽下去。“她捏他的脸。”我就觉得龙爸很好了。爸爸也是。龙爸你不知道吧,今天早上楼下放鞭炮,他醒来以后先捂住你的耳朵,跟我说你睡觉轻,怕你被吵醒。”

他嚼着面包看着女儿,觉得明明都是有恃无恐,她和自己如此相像,却又如此不同。

寡情多思

占tag抱歉。有妹子问我关于 濡沫 中队座性格的事,言语中多有忿忿,也有的表示质疑。我能理解,但是还想说看文而已。如果不介意,说说自己一点浅见

性格这种东西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,它是个人意志与外部现实的冲突作用的结果。种种冲突促使人做出各式改变,这个过程中潜移默化塑造了人的性格。每个人都如此,队座也不例外。

十年沉寂,给了他苦行僧的名声,但也剥蚀了一些重要的能力——不是乒乓球技术层面,是在个人情感方面。

他曾是默认的头号种子,天赋与勤奋一样不少,却在将近十年的时间里,逢大赛就失利。世乒赛半决赛三输王皓,14年世界杯输给狗哥……十年间,他的付出,克制,坚持,忍耐很少得到自己期待的回报,让他不断自我质疑, 从最被期待的球员一度沦为众人心照不宣的玻璃心。

心理学研究认为,过于坎坷的青少年经历会在一个人灵魂深处打下自卑的烙印,感情支持的缺失则可能导致不同程度的被动和冷漠;尽管他有秦指的爱护、大蟒狗哥的陪伴,但是比起运动员圈子外的多数同龄人,天性敏感,又活在竞争惨烈高度封闭的环境里的他肯定还是不能比——他的人生经历和原生性格决定了他是一个不够自信的人。与狗哥相反,他更依赖外界评价作为自我定位的基准,所以他极度缺乏安全感。

而恰恰是安全感的缺失,造就他处理感情的冷漠谨慎。

我觉得有过孤军奋战或在高压环境下生活经历的妹子可能更能理解。在一个人性格形成的过程中,如果处于种种原因,你始终无法体会到日益成长的自己的价值,或者尊严,而是更多感受到质疑指责之类的负面情绪,很容易造成情感方面的悲观倾向和保守取向。

一个自认为不被爱,或者被爱的远远不够却又需要爱的人,你很难要求他面对感情时勇敢。

个人觉得性格没有优劣之分,很多时候也未必由得自己选择。

但确实有改变的可能。

理性讨论,拒绝撕逼,谢谢